法官前夫滚

作品:《泷泽萝拉 ed2k

    堂堂轻功第一的武林世家,竟是一夕之间满门尽灭。一旁的骑士长亚美西斯已经听不下去了,手中的剑几乎是立刻就抽了出来,抵在卡奈利安的侧颈上。“哦,哪里是这个叫风翎的白妖降服的?”沈十九一时还真想不出来。他虽然不会催动无声铃的术法,但是无声铃这个级别的法器,直接用妖力暴力催动,也不是不可以。他一个alpha,被一个只打过一架的alpha告白了?它位于山庄的最中间,存放在这里的,是一线山庄的根基,也是整个武林都趋之若鹜的东西。这里随是一处空地,但是机关阵法藏在暗处,不远处还有几座高楼环绕,时刻留意着这里的情况。若是有人想要悄无声息地潜入,除非破解了所有的防御,并且逃过不远处的几处高楼里住着的高手的注意。他满脸冷漠地走到方才谈论他的那几人面前。随即电话的忙音传来。图像是一个半个人大小的毛线机甲小人, 长得和霍徳的机甲一模一样, 一看就是为霍徳的机甲特意织出来的。这个徐先生,连武林秘籍都要画个牡丹,也不怕领悟的人误以为这个牡丹有什么深意。不论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他既然成为了言随,就应该承担起言随的一切。像这种陪言母出门逛街的事情,他从来都不推脱。常不语本就是仙人之姿,武功境界更是已至化境,让他一举一动间都带着一股超脱于凡世的气质。沈十九斩钉截铁地回道:“我觉得没有必要。”他倒了两杯茶。徐容已从木屉中翻出大小不一的各号毛笔,递给沈十九,“你时间不多,我不能从头教你基本功,先从描线教起,若能描出□□来,也算是成功了。”他自己乱成一团,刚见到戚负时的心情,和戚负一起拍戏的时候的心情,看到戚负因为自己被盛兴高层为难而急忙赶来的心情,一起去参加探险节目时唱了一宿的歌给戚负听的心情……显然是想看一场好戏。作者有话要说:  徐·教媳妇画画·孤男寡男·好不容易出场·好不容易和媳妇独处·却被打断·容(先生):还让不让人谈恋爱了!!!!(掀桌)沈十九摇摇头,“我说过了,我很有钱的,你们怎么都不信?”戚负挺直地坐在一旁,稍稍低头看着沈十九,俊朗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再没有什么东西的光华能够胜过他眼中溢出的星光。他说着,便接过戚负手中的支架,开始展示了起来。这里的每间房都和她的房间不像,是用铁柱子拦住的门,里面都是符咒封印着的妖。这个世界又太为特殊,和他前几个世界的人类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原主虽然身为omega,但是由于从小的先天条件就不足,也从来没有活得太像一个omega,以至于沈十九在房间里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真的是所有真实的自己都被这个人看去了。时间紧迫,莺娘同在场的几个捉妖师谈了一会,便和薛远之一起去了高层。黑妖也被他们带了上去,临走的时候,薛远之又回头看了一眼沈十九,沉声道:“等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