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在怕我?”

作品:《夫人她被偏执大佬扒了马甲

    午后的阳光映着男人出众的身姿。

    陆堇言没敢吭声。

    倒是咨询处的小哥哥,一秒狗腿,毕恭毕敬地对顾北琛道:“四爷。早知道你亲自过来考核保镖,我们也好提前准备准备。”

    站在陆斐言的后方的顾北琛,高挺的鼻梁,深邃的五官,浑身上下透着不让生人靠近的冰冷:“若是每一个考核都提前打好招呼,那选出来的人还有什么意义。”

    ——京城有钱人家的小少爷。

    ——搞餐饮的。

    ——闹独立。

    这些消息,一帧帧在陆斐言的面前闪过,她的唇瓣逐渐失去了血色。

    陆斐言暗自懊恼自己心大。

    如今那些支离破碎的信息拼凑出来,答案除了顾北琛,还能有谁。

    陆斐言神色变了变。

    京圈谁人不知,那顾家自古以来就是望族。

    即便到了顾北琛祖父和父辈转行选择投身教学与科研,放眼全国,也是权威所在。

    顾北琛弯下腰,替陆斐言捡起了签字笔,打断了陆斐言的回忆。

    狗男人倒还是那副和和气气的样子。

    不过在他骨节分明的手,把那杆掉在地上的笔塞回陆斐言掌心时,触碰的温度,瞬间凉进了陆斐言的心脏。

    梦里的那些场景,再次出现在陆斐言的面前。

    不要怕。

    陆斐言安抚着自己。

    现在的你,留着板寸。

    早不再是当初的你。

    要淡定。

    顾北琛脸盲,是认不出来的。

    陆斐言迫使自己的注意力分散。

    她离开前,好像有看到新闻,不是说顾北琛貌似受伤挺严重来着。

    可狗男人还是狗男人,如今恢复得哪里像是受过伤的模样!

    咨询处的人明显是想在顾北琛面前表现自己,他抬起下巴,倨傲地用脚踢了踢陆斐言:“四爷在问你话呢。”

    陆斐言苍白着一张小脸,嗯了声,算是回应。

    啧。

    不知道是不是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给顾北琛过于熟悉的感觉,他竟难得有耐心地陪着陆斐言在这里消耗时间。

    “你的身高,真的有一米八?”

    这是顾北琛第二次问陆斐言身高的问题,陆斐言的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见顾北琛并没有认出自己,她连忙道:“是。”

    陆斐言的真实身高其实只有一米七四,搭配一米九的顾北琛刚刚好。

    以前顾北琛就喜欢圈着陆斐言,笑嘻嘻地捏着她一小截纤细的腰身,温和地在她耳旁说,阿言,我们是情侣中最佳的身高差。

    现在的顾北琛,与一年前无异,放在人群,仍旧是极其耀眼的存在。

    只是陆斐言,再也不想与他有多少联系了。

    “你在怕我?”顾北琛自认为从进门到现在,自己并没有做什么非常的举措,怎么就让一个小伙子那么怕他?

    他又不会吃了陆斐言。

    倏尔,顾北琛被自己的想法吓到。

    既然拗不过母亲给自己找保镖,总要自己挑一位合适的人选。

    陆斐言在顾北琛灼热的目光下,迅速地填好报名表,仓皇而逃。

    顾北琛并没有去追。

    他甚至有些自嘲,若是选陆斐言当保镖,连主子都怕,这怎么能行?

    再来,就陆斐言那点小身板,靠刷脸度过危险吗?身高还没有他高呢,也好意思写一米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