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巫师对决

作品:《创世从山海经开始

    结匈国这一方,除了结匈王需要压阵,其他npc都上了,一马当先的是结匈国猛将无当,结匈王座下第一人,结匈国第二强者,55级三重天赋者。

    而蜀国一方则是蚕计领导,蜀国人不像结匈国这样各个肌肉隆起,精油满身,他们是法系天赋者。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此时的古蜀国正处于蚕丛王朝时代,也正是这个王朝创造了疑似外星人文明的三星堆。

    三星堆大家也都很了解,古蜀国战士现在脸上就带着三星堆那种奇奇怪怪的青铜面具,这是古蜀国的天赋之一。

    古蜀国天赋有四。

    一为直目正乘,蚕丛和烛龙都有这样的描述,也不知道有什么联系。

    但在游戏里表现出来的就是激光眼,天赋升到第三重后头上还能长出第三只眼睛,灌口二郎不就是蜀地的祭祀吗。

    凸眼青铜面具则是激光控制器,让此直目天赋者不至于乱射伤人,还有增幅聚焦激光威力的作用。

    二为蚕丝,蚕丛氏老本行,束缚,牵扯,操控,好家伙,上面一个镭射眼,下面一个蜘蛛侠。

    三是巴蜀地区都会的毒虫巫蛊之术。

    四是精湛的冶铜技术,这个是生活玩家的吃饭家伙,当然也不是不能战斗,武器大师不也挺带感的吗?

    蚕计带来的五千人,虽然都带着青铜面具,但眼睛上有两个凸出的可不多,直目正乘毕竟是蜀国最强天赋,会的人并不多,五千人里仅仅上百人而已。

    结匈国的肌肉壮汉做肉盾,挡住了巴人五部的第一波冲锋,如同顽石一样拦在蜀国人身前巍然不动。

    “咻!”

    “咻!”

    红色的激光从部分蜀国人的眼中射出,只不过都是一下一下射击的激光枪,而不是X战警中持续不断的镭射光线。

    直目凸出部分是蜀国大师精心制作的是聚焦瞄准镜,视线范围很小,仅仅只能看到一个人而已,瞄准以后,激活天赋。

    红色激光射出,巴族图腾虚影也挡不住,命中的巴人战士胸口立时就是两大洞,血条清零,死的不能再死了。

    如果有巴人战士妄图越过结匈国肉盾,蚕丝天赋这时候就体现出作用了,黏住双腿,捆住手臂,粘连两人。

    蚕丝的韧性不足以束缚住巴人战士,基本一扯就断,但就是这么一刻的迟钝,切后的计划就此泡汤。

    结匈国和古蜀国的联合,意外的合拍,以往的巴蜀之争,蜀国往往都处于弱势,那是因为蜀国全是远程和辅助天赋,自然被近战能力强悍的巴人压制。

    如今和结匈国一组合,就是肉盾加辅助加输出的组合,巴人五部打团队阵容,怎么赢?

    “大巫师,此战不妙啊,恳请大巫师出手,拯救儿郎,挽回败局。”巴族族长向大巫师启哀求道。

    巴人分为巴、樊、曋、相、郑五部,五族谁也不服谁,除了曾经实力无双英明神武的廪君务相,没有人能令他们统一。

    但巴人却有一个独立的巫师集体,巴巫皆出自巫咸国,自然有样学样在巴地成立了巴人巫师团体巴巫会,由老迈的大巫师启为领袖。

    不再局限于一家一族,而是致力于维护整个巴人集体的利益,这次外敌入侵,巴巫会自然站了出来。

    白发苍苍,身材佝偻的大巫师启率领四个年轻的巫师站在高台之上,他是巴人们最敬重的人。

    公正无私而又和蔼可亲,八十年来不管风风雨雨都站在所有巴人身前为他们遮风挡雨。

    这次,也不例外。

    “Ψ§¥♀∑㎞……∩@”一段所有人都听不懂的咒语后,巫启用刀划开自己那满是褶皱的老手,鲜血滴在铜壶之中。

    铜壶振动起来,无数细小的虫子从中飞出,如果不是阳光照射在虫子身上产生了反光,普通人的肉眼根本都看不到这些细小的虫子。

    大巫师启,巴地最强巫蛊,那是连灵山十巫都夸赞的真正高手。

    虫子如金粉纷纷扬扬飞入战场,撒在了结匈国一方身上。

    本来优势的结匈国和古蜀国联军,在毫无所觉中中了蛊术。

    “啊~”一声惨叫,站在最后排的结匈战士被蜀人的激光洞穿。

    一蜀人战士被同伴一矛洞穿心口。

    结匈国的肌肉壮汉们相互扭打在一起。

    连结匈国的大将无当也红着眼睛毫不留情的攻击着蚕计。

    “是咒术。”结匈王侍卫惊叫道,他们结匈国横练肌肉,刀枪不入,物理攻击都不怕,就怕这些防不胜防的巫蛊之术。

    “巫贤大师,这是什么巫术?”

    “噬心蛊,中者发狂而亡。”带着青铜面具的巫师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结匈王身边。

    他是古蜀国第二巫师,与结匈国合作的倡导者之一,双方的联络人,也是此次对巴战役的总负责人。

    古蜀国此时正面临老巫师将死,却没有众望所归的继承人,巫贤虽然是第二巫师,但显然德行功绩不足以服众,第三第四第五巫师都对那个位子虎视眈眈。

    所以他要用这次打败宿敌巴人五部作为自己登上大巫师位置的踏脚石。

    “巫贤大师有办法吗?”

    “虫蛊小道尔。”巫贤不屑一笑,走到崖边,嘴里念念有词,顺便从怀里捞出一只埙,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在他埙声之下,发狂的战士快速冷静下来。

    安心咒,可安抚绝大部分虫蛊让其沉睡,这只是临时之策,但确是现在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法。

    这仗如果打赢了,有的是方法可以彻底治疗噬心蛊,如果打输了,也就没有治疗的必要了。

    结匈阵营恢复正常后,很快就将原先的劣势扳了回来,巴人战士再一次陷入肉辅射三合一阵容的暴打中。

    远处的巫启,眼皮微抬,他摇动身前的铜壶,却发现没了反应,顿时知道对面也来了强大的巫师。

    将自己形如骷髅的右手伸进壶内,抓出一条扭曲挣扎的金色大肥虫,身后一个侍立的年轻巫师上前一步取下面具。

    巫启直接将金色肥虫塞入年轻巫师的嘴里,年轻巫师顿时面露痛苦之色,双手抠着脖子,青筋毕露,面色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