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黑帝会的首次登场

作品:《创世从山海经开始

    方相氏中的那个丁十六离开去扎草人,剩下一个念咒镇住小夜猫,但此时附身小夜猫的老鬼实力超过两人预估,仅仅一个人念咒并没办法完全镇住它。

    于是小夜猫一步一步艰难的靠近剩下的方相氏,由于念镇魔咒的时候无法移动,他也只能看着这老鬼慢慢走近,直到已经到达小夜猫的攻击距离,一盾拍出,小夜猫顿时被打飞了出去。

    很快门外中庭的丁十六就把稻草人扎好,来到屋子里将倒在地上的小夜猫押了出去,而另一人咒语一刻不停。

    小僵哥毕竟是灵异主播,胆子就是大,手脚并用爬到了门口,直播间里的观众才得以一窥除魔过程。

    只见中庭立着一尺多高的草人,身上披着五彩的衣服,丁十六将小夜猫押到了草人那边,也开始念起咒来,两人呈一前一后对着草人,念咒声居然开始越来越大声,小夜猫疯狂的挣扎起来,撕咬着边上的稻草人衣服。

    大约十分钟后,小夜猫开始哭泣着向两人求饶:“放过我吧,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我只想再体验一番活着的感觉。”

    但方相氏却丝毫不理会小夜猫的求饶,念咒依旧不停,小夜猫眼见哭泣不管用,心知这两人是真的要它死,不仅仅是封印了,咬牙切齿道:“你们不让我活,那我就让你们死!”

    小夜猫放弃所有幻想,浑身散发出红色光芒,她的背后,一只野鸡的虚影出现。

    小僵哥立马想起了外院里那只盯着他们看的野鸡,不禁背脊发凉,原来那时候就这只妖怪就盯上了。

    “原来是那只鸡!”

    “当时在外院我就觉得那只野鸡眼神不对,果然它就是鬼怪。”

    “加油方相氏,搞死鸡妖!”

    野鸡精那一人大小的野鸡虚影挥舞着翅膀冲向面前的方相氏,只见这位至今还不知道姓名的方相氏右手所持的铜戈刺出,直接洞穿了野鸡虚影,虚影后面的小夜猫直至稻草人。

    那身披五色彩衣的稻草人突然自燃起来,伴随的是男人撕心裂肺惨叫的声音,野鸡虚影已经被方相氏一戈钉死在稻草人上,它将同稻草人一起被烧成灰烬。

    等稻草人彻底化为灰渣,两位方相氏才停下了念咒,其中那个丁十六呼出一口气说道:“这积年老鬼也不怎么样啊。”

    “不过是只几百年的魈鬼,又能厉害到哪去,赶紧叫后勤的过来收尾。”

    “明白了,前辈。”

    说完两人根本不理睬屋里的两个活人,直接离开了这栋古宅。

    小僵哥提着的心总算是安稳下来,转身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看了眼弹幕,无数的礼物刷屏。

    “感觉就像在看特效电影。”

    “方相氏真的存在吗?我不信这是小僵哥能搞出来的阵仗。”

    “我早说了我们的世界不平凡,只是被这些超凡势力掩盖了下去。”

    “教练,我想成为方相氏。”

    “教练表示我也不会。”

    小僵哥此时并没有即将拥有大笔打赏收入的喜悦,而是怅然道:“今天才知道世界的精彩,好想成为超凡者,成为那个世界的人。”

    “小僵哥醒醒,别做梦了,还是做好主播这份有钱途的工作吧。”

    “你在想屁吃,超凡者是我的。”

    “飞天遁地,降妖除魔,这才是我辈的追求,而不是每天醒来躺在两百平米的大床上!”

    “呵呵,就凭你们这群不学无术的键盘侠,你们知道什么是方相氏吗?什么是魈鬼吗?”

    “呵呵,我不知道?魈鬼不就是山魈吗?”

    “山魈那是野猴子,这是魈鬼,记载在五代《葆光录》和明代《山堂肆考》里鬼怪。”

    魈鬼故事其实也很简单,五代时王家的媳妇被鬼怪附身,王家请了擅长画符念咒使唤鬼的和尚全清过来做法驱鬼。

    全清扎了个一尺多高的草人,给它披上五彩衣服,念咒驱鬼,这鬼受不了哭哭啼啼的向全清求饶,向他坦白了一切,原来这鬼叫魈鬼,喜欢附身漂亮的女人,恰巧在禹庙看到了王家媳妇,于是便上了她身。

    全清也没灭了这魈鬼,只是将它封印在个小瓶子里,埋到桑树底下,吩咐王家人不能打开,五年后因为兵灾王家逃难,房子空置下来,有人发现了这瓶子以为有什么宝贝,于是打碎了瓶子,一只野鸡跑出,魈鬼重见天日。

    当然这只肯定不是故事里那只,如果是记载中那只的话,起码有千年道行怎么可能这么轻松被方相氏除掉。

    很快收尾的人就过来了,一堆身穿黑衣黒制服黒帽子的人进来将现场收拾干净,将稻草人灰烬扫入证据袋,去屋子里排查一些遗漏的灵异物品。

    一个O形胡的中年人走到小僵哥跟前,递给他一份文件。

    “这是什么?”小僵哥将直播摄像头隐藏在衣服里爬起来问道。

    “保密合同,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藏在心里不说出去。”

    “为什么?这世界有妖魔鬼怪让更多人知道不就能好的应对吗?”

    中年人拍拍小僵哥的肩膀说道:“小伙子,处理这些特殊事件是我们的事,你们只需要平平安安活在你们心目中的和平世界就好。”

    这句话说完,小僵哥愣住了,幼时看过的一句句子浮现在脑海,一个背影拦在小孩面前

    “在我的背后,微笑着活下去。”

    强行忍住快要流出的眼泪问道:“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吗?”

    “签下这份保密合同,不传播出去,不制造恐慌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

    “那么,我有机会加入你们吗?我也想为守护世界尽一份力。”

    “哈哈哈,好好活着不好吗?你不知道我们有多羡慕你们,可以该吃吃,该喝喝,每天追追剧看看小说,有一份安稳的工作,有一个和美的家庭。”

    “加入我们,便意味着你要断绝和外面一切的关系,不能有亲人,不能有朋友,不能有家庭,不能上网,游戏,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出勤,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在鬼怪手上,小伙子,珍惜你现在的一切吧,这是无数先辈用命换来的。”

    天光微亮,小僵哥站在古宅门口,目视着那辆漆黑的大卡车驶离,此时卡车上“黑帝会”三个白色大字永远的印刻在了小僵哥和直播间所有观众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