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人类的希望:方相氏

作品:《创世从山海经开始

    原先嚣张无比的贝克街不够冷都打退堂鼓道:“要不我们还是从进来的那个口子出去吧。”

    但得到的却是丧失存在无奈的苦笑:“哪还有我们进来的豁口?”

    小僵哥连忙回身,直播的视角也跟着回到了身后。

    “什么?”包括观众在内都楞住了,哪还有那刚刚进来的口子,整个房间完好无损。

    “我的天,这怎么一转头出路都没了。”

    “房内有鬼,房外有鬼,后路被断,凉了,彻底凉了。”

    “吓得我赶紧赶紧抱紧我寄己。”

    “小僵哥我已经预感到你们的结果了,一个火箭算是给你的葬礼吧。”

    “我没钱送火箭,只能送十多免费的花默哀了,一路走好,感谢有你。”

    “走好。”

    “走好。”

    “一路走好。”

    ……

    弹幕里全刷起了一路走好,除了小部分真的觉得世上有鬼的,其他都是在起哄,他们觉得这就是小僵哥演的一场戏,所以毫无心理负担的说着咒他们死的话。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小夜猫弱弱的问道,她已经后悔来参加这次探险了,两眼中的眼泪止不住的下流。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待在这个角落里吧,至少目前房间里还是安全的。”贝克街不够冷此时选择了缩起来当乌龟,躲在这个距离嫁衣画最远的地方。

    “你们有没有觉得,那屏风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十分冷静的丧失存在一开口就是惊悚消息。

    众人一看果然屏风离他们更近了几分米,在黑暗的房间里,除了丧失存在,谁也可以没关注到这些细节。

    屏风突然倒下,被屏风挡住的嫁衣画像再次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四人心中的恐惧在这一刻爆发,他们再也无法压抑,失声尖叫了起来。

    门外此时却没有丝毫声音传进,仿佛刚刚那两个说话的人根本就不存在。

    突然小夜猫尖叫道:“啊!后面有手抓我!”自己一个人跑开了,他们四人此时都位于墙角,后面就是墙壁,墙壁上有手?!

    “真的,真的有手。”连冷静的丧失存在也仿佛被什么缠上一样在房间里尖叫着乱跑起来。

    紧绷的神经再也承受不住,贝克街不够冷也跟着跑了出去,随后是主播小僵哥。

    四人如同没头苍蝇一样在房间里乱跑乱叫,贝克街不太冷不知道被什么拌了一下,直接扑到了画像之上,只见一双纤纤玉手突然从画像中伸出,抓住贝克街不够冷的双手就要往画里拉。

    贝克街已经完全吓疯了,双眼开始泛白,口吐白沫,直播间里所有观众只能看着他被一点点的拉入黑暗。

    但在这关键时刻,一个人挺身而出,沉默寡言的丧失存在直接把贝克街撞开,眼皮泛白的贝克街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画中的女人因为失去了猎物恼羞成怒,一把抓住了丧失存在的脖子高高举起,直接拖入画中,很快画像恢复平静。

    “我的天,真的有鬼?”

    “吓尿了。”

    “我就说要小心那画像。”

    “完了完了,世界观碎了。”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吓不倒我的。”

    “主播如果你最后没活着回来,我就相信你们是真撞鬼了,不然这都是假的。”

    玩家隔着屏幕还能发发弹幕评论,但现场的三人都已经吓瘫的在地,其中的贝克街不够冷更是口吐白沫神志不清了。

    这时,一只穿着红色绣花鞋的三寸小脚从画中伸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恐怖降临的压迫感,两只带着金手镯的玉手,第二只绣花小脚,随着嫁衣鬼红盖头的出来达到了恐怖的极致。

    “砰!”房门突然炸开,木板飞出直直撞击在了红木床之上,直接拦在了三人与嫁衣鬼之间。

    小僵哥颤抖着转头,只见两个身穿灰色熊皮大氅,内里玄色上衣,朱红下裳,头戴四目黄金面具,一手持戈一手持盾的人站在门口,月光照射下,仿若天神降临给他们那惊慌到极致的心灵带来一丝希望。

    “方相氏在此,诛邪退散。”两人对着画像一声呵斥。

    画像中的嫁衣鬼一顿,接着却用更快的速度往外钻。

    方相氏中的一个直接快速冲进房里,一盾将嫁衣鬼顶回了画里,只见回到画中的嫁衣鬼一阵头皮发麻的尖叫,分贝之高,叫的人头昏脑涨。

    “封!”另一名方相氏非常经验的将符咒贴在了画像之上,尖叫声停止,他快速将画像卷起,在画轴上贴了三道符咒后装入袋中。

    “???”

    “完了?”

    “人类的超凡组织吗?”

    “方相氏,就是传说中那个驱邪镇鬼的官职吗?”

    “这官职现在还存在?不是早被和尚道士取代了吗?”

    “我说现代既然有这么多鬼怪出没,古代肯定更多,人类是怎么生存下来的,原来是有方相氏的存在啊。”

    “感觉热血沸腾起来了,我就知道我们的世界不简单,肯定有超凡势力的存在。”

    然而方相氏封印了嫁衣鬼后还没完,直接走到了三人身前,两人对视仿佛可以穿过面具看到对方脸色的凝重。

    两人隐隐成合围之势,将小夜猫围在了中间,小夜猫怯生生的问道:“两位,你们想做什么?”

    “邪祟,你以为可以躲过我们的黄金目吗?”

    本来已经放松下来的小僵哥再一次紧张起来,本来已经回复些许神智贝克街干脆头一歪再次晕了过去。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小夜猫还在试图辩解。

    “㎡∑¥♀……㎞Ψ∩……”两方相氏开始念着人们完全听不懂的咒语,但当这咒语响起,小夜猫抱住头痛苦呻吟起来,本来娇嫩的小脸变得狰狞可怖,和那个记忆中软萌软萌的妹子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

    “方相氏,我这么久才找到一具适合的身体,你们为什么要来妨碍我~”小夜猫的声音再也没有从前的清脆酥软,这时说出来的赫然是男人嘶哑的声音。

    “丁十六,赶紧去扎草人。”其中一个方相氏命令到。

    “你一个人可以吗?这可是只积年老鬼。”

    “放心,没问题的。”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