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古宅探险记

作品:《创世从山海经开始

    灰暗的古宅之外,一名户外灵异主播带着一行人前往这座粉丝推荐的灵异古宅,为了保证此次探险的真实性,主播特意在粉丝中随机抽取了三位幸运观众一起参与到这次的探险之中。

    “大家好,我是主播小僵哥,今天我们就要直播‘爱你不辛苦’提供的鬼屋地点明清古宅,现在让我们的幸运观众们自我介绍一下。”

    一带眼镜的女生对着摄像头笑笑说道:“大家好,我是崩坏小夜猫,灵异爱好者,很感谢可以被选中参加小僵哥这次的直播,我一定会好好表现争取不被吓哭哦。”

    “美女不怕,到哥哥怀里来。”

    “你就是这次直播的颜值担当吗?”

    “想起了那次女幸运观众被吓到崩溃的场景,现在想起来都想笑。”

    第二个则是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他来到摄像前直接大言不惭道:“我是贝克街不够冷,看过不下千部恐怖片,我相信已经没有什么能吓到我了。”

    “吼吼,很有干劲的年轻人,希望你不要被吓的尿裤子。”

    “老僵以前邀请的人中也有不少这么狂的人,不过现在已经没人再敢狂了,哈哈。”

    “哥们,希望你们能完整探完,别又像上次那样都跑了。”

    第三个同样也是个年轻学生,带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大家好,我是丧失存在,恐怖片爱好者,很高兴能和大家见面。”

    等三人都介绍完后,小僵哥接过摄像头和直播间里的观众讲述了这次灵异直播的地点。

    “这地方我在网上查过,是明清时代的老房子,原主人是谁早就查不到了,自从百年前战乱后就一直空置到现在,据附近漏斗村的村民说这边晚上经常能听见动物的声音。”

    “动物叫有什么奇怪的?”拽拽的青年贝克街不够冷突然插嘴打断了小僵哥,身为主播表情控制还是很拿手的,小僵哥用平静的语气笑道:“动物叫没什么,但据村民说,你在这里还能听到人声,村民们也曾组织过人手里里外外仔细搜查过,但都一无所获,隔天晚上人声动物声依旧。”

    “会不会有人将这做成了秘密基地,制毒啊,囚禁人之类的。”妹子小夜猫举手提问道。

    “这个想法很好,待会儿我们就去看看这到底是真的灵异还是有人在作怪。”小僵哥虽然是灵异主播,但同时也兼任着侦探主播的工作,经常会把探索地方的事情查清楚。

    介绍完,一行四人走入这栋阴森的明清古宅,打开破旧的木门就有一股阴凉之气袭来,几人不禁打了个哆嗦。

    宅子里杂草丛生,本来供人行走的小路早就被杂草掩盖,只能依稀看到些碎石鹅卵,假山干枯的鱼塘。

    “观众朋友们,咱们现在就在这鬼屋的庭院里,大家都看见了,以这种荒凉的程度,肯定是做不出来的,小僵哥在这里再次保证我们探险的地方绝对没有提前安排剧本,绝对是真实还原第一手……”

    “好了,僵哥,每次都说这么一通不累吗?我们都能证明这没彩排,没有道具,没有演戏。”贝克街不够冷不耐的开口。

    小僵哥被打断后,准备向观众道歉,结果弹幕一水的贝克兄耿直,贝壳兄说出了我的心声等等。

    小僵哥立马顺着观众说道:“那我听观众朋友们的,现在我们直接前往内宅,这庭园除了荒一点外没什么稀奇,重点应该还是在内宅里。”

    说着便带领几人朝着内宅的方向前进,径直穿过整个庭院,“咯咯咯”响亮的鸡叫声吓了几人一跳,只见一只毛色艳丽的野鸡站在墙上盯着几人,那眼神根本就像活人一般,看的几人毛骨悚然,好在野鸡没有其他动静,众人也就不去理它继续朝着内宅走。

    很快便来到了内宅大门,这房子在过去应该是很有身份地位的人家,不然怎么可能内宅都有围墙,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战乱造的,但现在早已老旧风化,时间就是能将曾经的奢华辉煌洗刷成破败寒酸。

    内院大门比之外院那一推就倒的木板要强得多,起码保持了门的作用,但忠于职守的门却阻拦住了百年后人的探索,小夜猫问道:“推不开我们该怎么进去?”

    “别急,像这样的老式屋子总有漏洞可以钻的,我们绕着内院围墙找找。”

    果然没走多远就看到围墙上塌开道口子,足够让人进去,围墙和屋子墙壁是连在一起的,坍塌的地方正好可以直接进到屋子里。

    不过里面一眼望去乌漆嘛黑,谁也不肯第一个进去,还是小僵哥一马当先拿着手电筒走进豁口,手电筒光线往里四处照射,突然照到一处,身披嫁衣的女人端坐在那,吓得小僵哥一抖,手电筒都掉在了地上,而与他同时看到直播间观众也被吓惨了,弹幕一时停顿了下来。

    直到一分钟后大家回过神来,更大一波的弹幕来袭。

    “妈妈呦,吓死我了。”

    “完了,晚上不敢一个人睡觉了。”

    “还好我是在被窝里用手机看的,邪魔退散,被子绝对领域守护。”

    “不敢闭眼睛,怕下一睁开嫁衣女就在眼前。”

    “传说中红衣女鬼最凶恶,而嫁衣又是红衣之最,主播你们凶多吉少了。”

    然而很快,当全部人都进到内院这间房里,才发现那所谓的嫁衣女鬼其实不过是一幅画像而已,众人总算是松了口气,谁tm会在屋子里直接挂一张嫁衣图,有毛病啊。

    看这屋子的架势,应该是个女子闺房,百年没人住了居然保持这么好,红木床,梳妆柜,屏风都丝毫无损。

    “啧啧,怎么感觉这房间有人住?”

    “不一定是人,说不定是鬼呢?”

    “你别说了,我已经感觉后背发凉了。”

    “小僵哥,我觉得你们得注意那副画,这玩意铁定有问题。”

    突然,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这荒郊野外的,谁在敲门!

    “谁?”小僵哥几人吓得缩成一团,连嚣张的贝克街不够冷都脸色发白。

    “这里居然还有人?”外面突然传来这样的疑问句。

    紧接着另外一道声音从外面响起。“我们也是人类,你们快出来,这房间里,有鬼。”

    “什么!”房间里的四人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冷汗冒出,转头一看那诡异的嫁衣图,依旧好好的挂在墙上毫无变化。

    “我,我们,要,要不要出去?”小夜猫怯生生问道。

    “别,万一他们才是鬼,因为一些原因不能进来,所以要骗我们出去呢?”一直没开口的丧失存在语不惊人死不休。

    众人的顿时浑身战栗,头皮发麻,到底哪边才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