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战

作品:《创世从山海经开始

    三次战斗,孟获已然把领胡看穿,光光凭借肉搏,他有足够的信心把领胡耗死,除非这只药兽又搞出什么新花样来。

    第一次和领胡战斗因为缺乏经验被这只力大无穷的药兽打的只能闪躲,最后一个失误被秒了。

    第二次熟悉了领胡的动作轨迹,孟获很快便在肉搏中占到了优势,却被这只药兽的肉瘤偷袭毒死。

    第三次孟获对领胡已经能做到游刃有余,哪怕它用出毒瘤偷袭依旧没伤到孟获分毫,但在即将胜利时,领胡居然陷入了狂化,可以治疗狂躁症的领胡自身便能狂化,这可能就是神州经常说的吃啥补啥吧,面对速度突然加快的领胡,他又失败了。

    这次孟获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但没想到领胡居然提前狂化了,不过这也在预料之中,肉搏战轻轻松松两摔领胡,毒瘤攻击无效,接下去这只药兽就只能用狂化了,只不过这次狂化没像上次那样处于濒血状态才爆发。

    这也没什么稀奇的,孟获这么一脚上踢直接踢在了领胡的牛儿上,命根子废了领胡能不狂化吗?

    狂化状态中的领胡力量增加,速度增加,连特殊能力肉瘤都增强了。

    孟获对领胡突然增加的速度有了防备所以并没有被伤到,但却不知道肉瘤也加强了,肉瘤的闪光孔这次不再是洒出光点那么简单了,领胡一甩无数光线随之射出,速度奇快,遇到障碍物无论是大树还是石头都直接洞穿,普通激光一般。

    孟获左支右突躲避着这些光线,领胡却还不罢休不停的摇动肉瘤射出光线,孟获的处境极为不妙。

    他现在只有16级,不能有丝毫失误,只要被领胡擦到碰到一下就是死,孟获玩的就是心跳,玩的就是极限,也只有在这刀尖上跳舞,他才能体会极限武道的快感,正如同那些喜欢极限运动的人将生死置之度外。

    光线虽然密集快速但也有一个劣势,光点类似粉尘能在空中漂浮好一会儿,而光线就是一发没,碰到东西就消失,攻击范围也不够远。

    孟获几个后空翻脱离了光线的攻击范围,领胡只能瞪着血红的牛眼呼哧呼哧没辙,将气发在周边的花草树木上。

    领胡本来视觉就不行,狂化后满眼充血,稍微远一些的它就看不见了,这种BOSS其实更适合远程攻击,风筝战术。

    孟获调整了气息和状态,再一次冲向领胡,从发狂的领胡身后跳到了它背上,抓住两只牛角,不管领胡怎么挣扎摇晃都没法把孟获甩出去。

    疯狂的领胡只能不停的往前冲,不断的撞击路边的巨树石头,而孟获总能在它撞上之前躲开,避免伴随而来的伤害,这一路冲锋的后果就是孟获依旧毫发无损,领胡却只剩下十分之一的血量,力气耗尽坐倒在地呼哧呼哧大喘气。

    孟获自然不会放过它,不断用拳头击打着牛身,虽然他攻击力弱,但就像蚊子一样持续不断的围绕在身边,让领胡烦透了。

    狂化效果渐渐散去,领胡也进入了虚弱状态,接下去就是收割的时候了。

    “二弟三弟,该上了。”

    “一点菊花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德玛西亚!”

    草丛三基友跳出了草丛举着大棒气势汹汹的朝孟获领胡处冲来。

    孟获轻松躲过了领胡虚弱的牛角攻击,都已经精疲力尽还挣扎什么,这么慢的攻击速度,孟获都不用怎么躲闪,往旁边挪一下就闪开了。

    他拍了拍领胡的背部说道:“等我解决了这五个小丑再来了结你。”

    是的,五个,想当渔翁的不止草丛三基友,还有两个埋伏更深的老阴比,孟获转身高喊道:“你们两个不用再蹲了,跟他们一起上吧。”

    这时趴在草丛里的两个玩家疑惑的对视一眼,是在说他们吗?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万一是诈呢。

    “握草,二弟三弟快停,周边还有两个老阴比埋伏,可不能被人家黄雀在后了。”

    半响,压根没什么人出现,空气陷入了安静。

    “大哥,不会是这小子故意匡咱们吧?”菊花信凑到马德王子耳边小声道,菊花信自认向来机智过人,往往都能比人家多想一层。

    比如现在单纯的马德王子只在第一层,下意识的认为孟获说的是真的,周边真还有两个人埋伏,而菊花信现在在第二层,认为孟获是为了让他们不敢专心对敌,故意分散他们注意力而说的。

    “二弟,你怎么看?”两人一齐看向了傻呆呆的Gay伦。

    “德玛西亚!”Gay伦举起了大棒高呼着径直向前冲。

    眼见老二冲了,马德王子和菊花信也不再犹豫,跟着一起前冲。

    “鼠辈。”孟获摇摇头决定先解决掉眼前这三个逗比再去把那两个伏地魔拽出来。

    他就这样不急不缓的走着,每走一步气势上升一点,十步之后孟获觉得自己的状态已回复至巅峰,草丛三基友也近在咫尺,挥舞着大棒说不出的傻气。

    Gay伦冲在最前面高举着大棒作势欲砸,孟获右手直接抓住Gay伦右手,轻松一引,让他直接原地转了一圈,正要砸下的大棒挥出直接命中了后方马德王子的面门,砸的他是头晕目眩。

    接着一脚踢向Gay伦左腿,让他凌空飞起,抓住左手一拉,一引,一转,Gay伦在空中转体360度,右手惯性般的伸出,大棒就这么直直捅到了菊花信的肚子上,菊花信顿时疼的弓起身子宛如虾米一般。

    Gay伦倒地,孟获直接踩在他身上前进,一拳两拳三拳,极限格斗术打的马德王子和菊花信如同沙包。

    三个普普通通大学生,面对人间武道最强者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还手的余地,一路如同傀儡般被孟获揍成猪头,哭着喊着逃跑了。

    “那两个也走了吗?看来还有点眼色,嗯?”孟获侧头,一跟树刺划过他的脸颊,刮出了一道口子。

    孟获转身看向树刺飞出的方向,一身穿豹纹野人装,身材妖娆的女子站在树枝之上,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她面上带着一张鬼脸面具看不清容貌。

    微风吹拂起她的长发,虎纹野人装居然穿出了旗袍的风采,纤细的右手,四根树刺夹在手指之间。

    这气势,孟获颤抖了起来,不是害怕,而是兴奋,遇到对手的兴奋:“高手,绝对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