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善良的山神

作品:《创世从山海经开始

    吉神泰逢,中次三经萯山山系最后一座和山的山神,青要山也是这个山系里第二座山,萯山山系仅仅五座山却有三个有名有姓的山神,无疑是个有秘密的地方。

    其中的吉神泰逢,吉神里面的吉字不是吉祥的意思,而是善良的意思,也就是说泰逢非常善良甚至可以在神之前冠个吉字。

    “咱们有救了。”金鲤鱼兴奋道:“这可是个大善神,咱们把事情经过跟他说,让他来主持公道。”

    金鲤鱼为了玩好山海经可没少查资料,不是像唐隽菁那样临时抱佛脚,他对这些鬼神不能说如数家珍,但也都有些粗浅的印象,比如眼前这位吉神泰逢,夏朝昏君孔甲在萯山之下打猎,泰逢可怜山下动物同时也讨厌这个昏君,于是大风骤起,天色变得昏暗,让孔甲迷了路。

    “好。”有这样的神在唐隽菁自然点头同意,朝着泰逢说道:“村民们要用这个小女孩祭祀河伯,我和我同伴看不过眼把她救了,现在河伯使者找上门,希望泰逢大人能帮帮我们。”

    “哦~”泰逢听完唐隽菁的话意味深长的看着河伯使者问道:“此言当真?”

    “泰逢大人莫要听这些贼人胡言,这女娃明明是石头村村民自愿祭祀的,我们并没有像他们索要。”河伯使者狡辩道。

    “真的?”

    “找石头村村民过来一问便知。”

    “胡说,他们如果不祭祀,你们就要用水淹庄稼,不给他们捕鱼,你们就是在逼他们。”唐隽菁连忙反驳道,深怕泰逢被这老鼍骗了。

    泰逢却让她稍安勿躁,等村民来了再说。

    很快村民们便都跑了过来,为首的正是那个被打到吐血的巫觋,他们见到泰逢后立马跪下拜神。

    “石头村,可是你们自愿祭祀于河伯!”河伯使者赶忙上前一步厉声质问,并用眼神狠狠的盯着巫觋,只要他敢说出一个不字,他们这石头村就没存在的必要了。

    巫觋看到了河伯使者的目光,心下一寒,将额头重重的磕在地上,磕的满头鲜血才咬牙道:“是我等自愿献祭。”

    他这一句仿佛是个信号,身后的村民也纷纷应和道:“是我等自愿。”

    唐隽菁和金鲤鱼呆住了,他们不理解,为什么明明有了大神可以为他们申冤却依旧不敢说出实话,河伯就真的这么可怕,怕到他们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了吗?

    河伯使者轻蔑一笑,这便是潜规则,你三年献祭一名童子,我们就保你们三年太平,如果不献,我们无所谓,但大河喜怒无常,随便决堤泛滥一下就够这些凡人喝一壶的。

    唐隽菁怒气冲冲道:“你们有什么权力决定人家孩子的生死!”她刚刚问的时候没人上台,那小八的父母应该是没来,不管是不忍心看着孩子祭祀还是被村民瞒着,总之身为父母见到有救回孩子的一线生机,绝对不会放弃的。

    这时巫觋抬起头说道:“他们就在这里,鼓、系快出来向泰逢神说明。”

    这时人群中一男一女站了起来,都低着头,其中的男人鼓起勇气说道:“小八是我们的孩子,是,是我们自愿献给河伯大人的。”

    “怎么,可能?”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唐隽菁实在难以想象真的有父母会把孩子推向深渊。

    “你们在这里为什么刚刚我问的时候不起来?”唐隽菁质问道。

    鼓和系默不作声。

    “你们真的是小八父母吗?”她看着小八依旧是迷茫的模样,唐隽菁不禁产生了疑问,这两人是巫觋叫出来的拖吧:“小八你认识他们吗?”

    小八茫然的抬头看向鼓和系,然后摇摇头说道:“不认识。”

    “我就知道你们两是骗子。”

    “小八有失忆症,她经常会忘掉东西。”鼓连忙解释道。

    “那你们怎么证明是小八的父母?”

    “其他村民可以证明。”

    “我怎么知道你们不会串通一气?”

    “这。。。”

    这时金鲤鱼突然想到了:“给我发任务的小女孩,应该是小八的妹妹。”

    “你是说葱?葱和小八的关系最好了,是她的话小八一定会认得的。”

    本来一直站着看两方争论的泰逢开口说道:“那就去把这个叫葱的孩子找过来。”

    “好。”巫觋正欲派人去村子叫人,金鲤鱼突然说道:“我也要跟着一起去,万一你们在路上吓唬孩子怎么办。”

    巫觋不置可否道:“可以。”

    于是上百号人就在这大河边上一起吹冷风,过了一会儿,金鲤鱼总算是回来了,他手里还抱着个小女孩,应该就是那个发布任务的葱吧。

    “来了来了,那是你姐姐吗?”金鲤鱼指着小八问道。

    只见小女孩面露惊喜,噔噔蹬朝着小八跑去,直接扑入一脸懵逼的小八怀里泣声道:“阿姊,我不要你走,呜呜呜~”

    “你是?”小八茫然道。

    “阿姊你又把我忘了。”葱小脚用力跺了几下气恼道。

    “你姐真的有失忆症?”唐隽菁连忙凑上前问道。

    “是啊,阿姊她老忘事,经常连阿爹阿娘和葱都忘掉呢。”

    “那他们,真的是你们爹娘?”唐隽菁指着鼓和系颤声问道。

    “阿爹阿娘,我会提醒阿姊的,求你们不要扔掉她。”看着不远处的两人,葱眼泪汪汪哀求道。

    “好了,真相大白了,这种自愿献祭的想来泰逢神也不会干涉吧?”河伯使者终于松了口气,只要没有理由,他相信这位善良有原则的山神不会拿他怎样。

    “等等。”没想到却是神泰逢开口,他注释着鼓和系,温和的说道:“这小姑娘真的是你们的孩子?”

    在泰逢那温和的话语下,鼓和系所有的紧张都消失了,不自觉的袒露心扉,说出了隐藏在心底最大的秘密。

    “不是。”

    ???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唐隽菁震惊于泰逢的力挽狂澜,村民们震惊因为他们也不知情,河伯使者震惊是因为身为神的泰逢居然亲自出手了。

    鼓说道:“小八是我在山里捡到的,当时的她就是现在的模样,因为我和系没有孩子,小八也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看她可怜我就把她带回了家。”

    “我和系一起做了场戏,让大家都以为我们有了孩子,接着过了几年,系真的有了孩子,也就是葱,本来一切都挺好的,只是我没有想到祭祀轮到了我们家。”

    “小八,对不起,我们只想保住我们自己的孩子。”鼓和系痛哭起来,向小八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