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河伯使者

作品:《创世从山海经开始

    黄河在古代就叫做河,就像长江就叫做江,其他的河流古时候都叫什么什么水,这看五藏山经就能知道,几乎每座山都有某某水流出。

    大河是神州最古老的母亲河,只是这个母亲脾气实在不算好,它滋养两岸生灵,孕育智慧,但同样也暴虐无比,时不时就会泛滥成灾,淹死无数生命。

    而作为大河河神的冰夷(山海经)、冯夷(庄子)、无夷(穆天子传),白面长人鱼身,就是个长得帅身材修长的美人鱼,无怪乎天问称他花花公子,有资本才能花的起来。

    河伯是神话中最人性化的一个上古神人,搜神记记载:“弘农冯夷,华阴潼乡堤首人也。以八月上庚日渡河溺死,天帝署为河伯。”

    清泠传则加了点成神的设定:“冯夷,华阴潼乡堤首人也。服八石,得水仙,是为河伯。”

    简单来说就是个想成仙的普通人吃了一百天的水仙花汁,又不小心在黄河里淹死了,就真成了河神。

    不过也正是因为由人成神,所以冯夷身上有着人类那些讨厌的坏毛病,好逸恶劳、好色成性、盲目自大、刚愎自用、阴险卑鄙、残忍凶恶。。。

    反正这货老百姓是又怕又恨,比之良善的奇相来说实在不是个好东西。

    这时出口的,那肯定不是河伯冰夷,人接近九十级的大神因为这点小事就出场多没面子,这次来的是冰夷手下的河伯使者。

    神异经记载:“有人乘白马,朱鬣白衣玄冠,从十二童子,驰马西海水上,如飞如风,名曰河伯使者。”

    简单来说就是河伯使者长得红色的大胡子,白色衣服黑色的头冠,骑着白马驰骋在西海之上。

    他们其实就是冰夷点化的鼍,即扬子鳄,负责在大河上下收集被扔下来的祭品,好看的送去给冰夷当女人,次一等的自己收下当随从童子,最差的就直接吃掉。

    这种怪物有强有弱,分工也不同,主要还是看身后有多少对童子,童子的数量代表的是河伯使者的权力和地位。

    六对童子的是河伯大管家或者四海特使,帮冰夷联系各方大佬的,神异经记载的那个就是西海特使,算是河伯的封疆大吏。

    四对童子的则是驻扎监督各方支流水脉,保证冰夷的绝对统治力,是外派领导,仅在各脉水神之下。

    两对的则需要巡视大河上下,汇总手下送上来的祭品交给大管家,是巡查一类的官职,不过好歹手下可以管人。

    就是身后只有一对童子的那些河伯使者,只能干些收拢祭品,处理闹事分子的脏活累活,名义上是河伯使者,实际上就是保镖打手。

    眼前的这个身后只站着两个童子,显然就是等级最低的河伯使者,但即使如此也是四十级灵兽级别的BOSS。

    “大佬,你的宠物能打得过灵兽不?”金鲤鱼无奈苦笑道。

    唐隽菁看了看身后的憨憨小熊,只见那张呆呆的熊脸上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这次看来是真的悬了。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鱼仿佛见到了救星,朝着河伯使者叫道:“使者救命,这两贼人欲抢祭品。”

    只见这老鼍面色一冷,下巴上红色的大胡子根根竖起怒道:“好胆,莫不以为我河伯使者是泥捏的?看打。”说完直接念起咒来。

    随着河伯使者的念咒,黄河之水开始汹涌倒腾起来。

    “去!”

    河伯使者对着唐隽菁一指,河水高高涌起仿若海啸一般。

    “大,大海无量?”金鲤鱼失声惊呼。

    唐隽菁也咽了咽口水,感觉这次在劫难逃了,他们玩家死不死无所谓,只是周边这群村民要遭殃了,此时她脑海中再次回想起巫师所说的话,救一人还是救大部分,自己难道真的错了吗?

    但转瞬间唐隽菁又坚定了起来:“不管一个人还是大部分,只要悲剧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要尽力去改变它。”

    唐隽菁是好人但不是圣母,她有自己的坚持,见到悲剧顾虑太多而不去挽救这不是她的原则。

    “大家快往那土丘跑,地势高不容易被淹。”唐隽菁指挥着众人撤退,她自己却朝着远离人群的地方跑去。

    河伯使者的目标是他们两个玩家,大海无量的目标也是将他们两拖入大河,断然不会允许唐隽菁他们跑出大海无量的波及范围,于是河伯使者开始调整海啸的方向追着唐隽菁而去。

    唐隽菁松了口气,总算不用因为自己而死人了,然而小八的进入视线吓了她一跳:“你怎么还跟着我啊,快逃命去吧。”从刚刚打鱼人开始,小八就一直小碎步跟着唐隽菁。

    “你说要带我去找我的家人。”小八迷茫的望着唐隽菁。

    看着这种样子的小八,唐隽菁咬了咬牙说道:“你先骑着熊泰去土丘等我,我回来后一定会带你去找家人的。”

    小八注视着唐隽菁没说话。

    唐隽菁伸出自己的小手指说道:“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小八望着唐隽菁小手指呆呆出神,好像又记起了点什么:“好,拉钩。”大手与小手拉起,仿佛早已命中注定。

    眼看大浪将落,还好村民已经都到土丘,小八也远离了一段路,他们这两个玩家,死了就死了吧,反正半小时后还能复活。

    不过预料中的大浪并没有落下,只见突然天光大亮,本来气势汹汹的大浪直接被推着返回了大河。

    “何人敢坏河伯之事?”河伯使者朝着天际光彩处色厉内荏道,山海经有太多隐藏的大神,能轻易把自己大水挥退的一定不是凡人,面对这些仙神,只能拿河伯的名头出来吓唬人。

    河伯在神仙中虽然口碑不好,但地位高啊,执掌大河,比他高的神仙寥寥无几。

    河伯使者作为冰夷的使者拥有部分控水的权限,不然以他才40级的等级怎么可能用出这么浩大强力的招式。

    这时天空中突然有一人缓缓落下,此人和普通人一个样,只是身后多了条老虎尾巴

    他就这么降落在了唐隽菁身前,对着两人笑笑,然后转身对着河伯使者严肃道:“吾乃泰逢,好管闲事。”

    河伯使者一个趔趄,差点跌进水里,他知道这次麻烦大了。

    吉神泰逢司之,其状如人而虎尾,是好居于萯山之阳,出入有光。泰逢神动天地气也。

    ——中次三经中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