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人性?理性?

作品:《创世从山海经开始

    “砰。”一棒重重的砸在中年村民头上,砸的他头晕目眩,唐隽菁生平第一次战斗意外的凶残,砸头,砸肚子,砸牛儿,新手大棒在她王八挥法的加持下,舞的是虎虎生风,周边的村民丝毫近不了身。

    另一边的金鲤鱼就没这么好运了,因为是男人的缘故,比较壮实的村民都来了他这边,石锤,石斧,石矛打的他只有招架之力,身上不知道被捅了几下。

    “大佬,你再不放传奇宠物出来,我们可都要玩完了。”金鲤鱼朝着唐隽菁喊道。

    “呼~呼~呼~”乱七八糟挥舞着的唐隽菁累的大喘气,听到金鲤鱼的问话后才说道:“它就在这啊。”

    “啊?”金鲤鱼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村民就朝着他飞了过来,身手敏捷的死肥宅连忙躲避开来,定睛一瞧,只见远处人群中时不时会飞两个人出来。

    他和唐隽菁只能在人群外围瞎七八打,而那只看似憨态可掬的小熊,已经快把人群打穿了。

    熊泰谨记开战前唐隽菁吩咐的两点,不要杀人,擒贼先擒王,小熊看上去虽然呆,但脑子还是很聪明的,笔直朝着石台上的巫师挺进,为了怕失手秒掉沿途的村民,它都不玩拍的,抓住兽皮或手脚就是一扔,一路上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它。

    石台上的巫师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赶忙吩咐身边这些壮汉抓住熊泰,这些壮汉肌肉虬结,都是打猎的好手,平时甚至能单挑豺狼虎豹,但碰到传奇宠物熊泰,那也是随手一扔,毫无还手之力。

    很快熊泰就一路打到了巫师所在的石台处,正在外围“挡住”所有人的唐隽菁和金鲤鱼觉得这局稳了,然而却没想到这巫师并不是只会忽悠人的骗子,而是正宗的玄系职业巫觋,觋者男巫也,望天观地,趋吉避凶,可以说是算命先生的祖宗,在山海异界里的能力是精通奇门遁甲,善布阵借势,操纵自然运势。

    徐异根据他的知识量将这方世界的巫分成了巫医,巫觋,巫蛊,巫祝四类,其中巫医治病救人,海内西经记载:

    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

    这五位就是山海经中最强的医生,只是不知道最后起死回生手术发生了什么意外,把窫窳变成了头吃人野兽,所以复活有风险,死亡需谨慎啊。[手动滑稽]

    巫蛊者擅长摆弄蛇虫鼠蚁,下毒下咒,传到后世的巫全变成了巫蛊一脉,其余都被方士,道士,医生之类的瓜分了,巫蛊能坚持数千年,绝对能算得上巫师一行最大的威慑力了。

    最后的巫祝,平时虔诚祭祀鬼神,操持祭祀仪式,战时则有神打的能力,请神上身助战,威力大小纯粹看脸,有时候请了神神却不高兴下来基本就是死翘翘。

    此刻站在石台之上的赫然正是一名巫觋,只见他嘴里念念有词,对着熊泰一指,本来气势汹汹而来的熊泰啪叽一声摔在了地上。

    小熊才刚刚爬起来,又不小心踩到根木矛再次滑倒。

    “孽畜还不速速退下!”巫觋朝着熊泰吓唬道。

    但的话显然并没有吓住小熊,熊泰慢悠悠的爬起来,这次没有两脚走路而是像普通熊一样四脚着地,这样就不会摔倒了。

    巫觋这职业是越老越强,前期还是挺弱的,石台上这巫觋一看就知道没学到家呢,就消了熊泰一时的气运,倒霉几分钟就完事了,所以他才希望在这几分钟里唬住熊泰好让自己安全撤退。

    四脚爬行的小熊很快逼近了巫觋,吓得他连连后退,高喊着众人快来帮忙,可惜身边的壮汉都被熊泰打倒,普通村民又在围攻唐隽菁和金鲤鱼,背对着石台,吵吵嚷嚷根本听不到自家巫师的声音。

    “熊的力量!”

    熊泰一个野蛮冲撞就把巫觋撞倒在地,唐隽菁叫它别打死人,它就不打死,哪怕是这个罪大恶极的巫师,熊泰四足踏在口吐鲜血的巫觋身上,直接站立起来就是一下“熊的咆哮!”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些原始人村民见到自家巫师被熊骑了那还得了,一窝蜂的都要赶回去救人,唐隽菁连忙高声呼喊:“如果不想你们的巫师有事,就都给我站着别动!”

    石台处的熊泰也应和吼了一声,众人一见气息奄奄的巫师和“凶猛异常”的黄熊就都懂了,纷纷站住不动弹了。

    战斗亢奋状态消失的唐隽菁顿时感觉全身酸疼,精疲力尽,就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但事情还没做完,没做完前可不能睡。

    唐隽菁和金鲤鱼互相搀扶着走向人群,村民自动分开了一条道路供他们通过。

    唐隽菁来到石台上,将不远处呆站着面无表情的小八拉了过来。

    “你们中谁是小八的父母?”

    台下寂静无声。

    唐隽菁。。。

    “那你们家有这么小的孩子吗?”

    依旧沉默。

    唐隽菁。。。

    “所以你们就忍心看着这跟你们家一样大的孩子就这么葬身鱼腹?还不止一次,三年,六年,九年。。。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同情心吗?你们的人性呢?你们还算是人吗?”唐隽菁是真的怒了,她看这群麻木不仁的村民就气不打一出来。

    此时在场的众人就如同让子弹飞里那群村民,如同大护法里的花生人,在唐隽菁看来已经沦为一具具行尸走肉。

    当然台下也不是毫无触动,其中就有几个百姓抽泣了起来,可能他们中也曾有自己孩子被血祭的吧。

    “呵呵呵。”沙哑难听的声音从熊泰脚下响起。

    唐隽菁猛的转头怒道:“有什么好笑的?”

    躺在地上口吐鲜血的巫觋笑着望天道:“我曾经也如你一般天真。”

    “你管这叫天真?”一旁的金鲤鱼都忍不住反驳他了。

    “难道不是吗?你救的了这一个你能救三年后的那个吗?六年后,九年后呢?你们只会满足自己那点可怜的正义感和人性,你们除了能让事情更糟外,什么也改变不了,咳咳咳咳。”讲到最后,他甚至咆哮了出来,两行热泪止不住的流出。

    巫觋接着的那句话让唐隽菁和金鲤鱼都沉默了。

    “祭祀一个,可保三年太平,不祭祀,河伯发怒,大河泛滥,土地沦为沼泽,鱼群远遁,三年下来起码要饿死大半族人。”

    巫觋深呼一口气,面露狰狞,高声怒吼道:

    “你来告诉我,我是选大半人饿死?还是选牺牲一个孩子?”

    台下沉默的村民一个个都面露悲戚,与刚刚唐隽菁说话时仅仅几人的反应如同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