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阿尔法吃鸡小队

作品:《创世从山海经开始

    徐异关于游戏的设想,是分两步走,如今山海界没灵力造不了智慧生物,算是杜绝了一开始就弄RPG游戏的路,在没有生物的情况下,怎么让游戏又有趣又能更好的赚灵力呢?

    那当然是吃鸡游戏了,不需要改变地形,直接在山上玩丛林互搏,也不需要动物,反正是人和人竞争,徐异只要扔点武器装备下去,时间到了缩个圈,就可以坐等灵力上门了。

    而这些玩家在山海吃鸡里的宿体就是这种手关节可以动的木头人,想要塑造个真人模样的宿体实在太耗费精神了,而且花的基础能量也多,这世界这么真实,玩家杀人还是会有心理负担的,盲目追求真人化只会吓退很多玩家,木头人就刚刚好,打死也不过变成一堆散乱的木头,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好了,得去迎接这第一批玩家了,徐异随手在书本上一翻,决定了这次吃鸡的地点,那就你了,熊耳之山。

    熊耳之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棕。浮濠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其中多水玉,多人鱼。有草焉,其状如苏而赤华,名曰葶薴,可以毒鱼。

    翻译一下就是中次四经的熊耳山,山上是茂密的漆树林,山下是茂密的棕树林。浮濠河从这座山发源,然后向西流入洛水,嗯,就是洛神那条,水中有很多水晶石,还有很多人鱼,嗯,不是你想象中的美人鱼,反而更类似网上流传最广的那个美人鱼电影两个警察的动图。

    随便举个例子:

    北次三经龙侯之山发源的決決之水里就有很多人鱼,形状像[鱼帝](tí)鱼,四只脚,能发出婴儿一样的叫声。

    [鱼帝](tí)鱼,郭璞注释是鲇鱼,也就是鲶鱼,嗯~四条腿的鲶鱼,谁爱上谁上。

    真正现代人印像中的美人鱼,还要数鲛人,眼泪能化为珍珠,会纺织,人鱼膏还能做长明灯,不仅长得漂亮,性格温顺,还能用,是的,能用。

    “海人鱼,东海有之,大者长五六尺,状如人。眉目、口鼻、手爪、头皆为美丽女子,无不具足。皮肉白如玉,无鳞,有细毛,五色轻软,长一二寸。发如马尾,长五六尺。

    阴形与丈夫女子无异,临海鳏寡多取得,养之于池沼。交合之际,与人无异,亦不伤人。”

    ——《太平广记》引《洽闻记》

    这就不用翻译了吧。

    额,歪楼了,我们回归正题,熊耳山中还有一种草,形状像苏草开红色的花,名称是葶苧,能毒死鱼。

    统计一下就这几个地点,山下的浮濠水,棕树林,山上的漆树林,山里还有有毒的葶苧草,山海界中的山可不是吃鸡游戏里那种跳几下就出来的土丘,熊耳山和现实里的山一样,随便去哪座山旅个游,不得走个几小时才能下来?

    很快李易六人便进入到了各自的木头人中,然后出现在了熊耳山山下不同的地方,然而他们刚出现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真实到凑近看都能看到树皮的纹理,拿片叶子对着天空,经络清晰分明,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触碰,可以毁坏,可以搭建,如同真实世界一般。

    李易不是没玩过游戏,执行任务之余除了男女游戏就是电脑游戏了,但这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真实的游戏,是的,真实到仿佛自己真就是木头人一样,左臂用力敲击右臂,真就是发出低沉的木头敲击声,更奇特的是居然还有痛觉,这真的是款游戏吗?要不是头顶的血条还在,他都以为自己是穿越了。

    李易是阿尔法小队的狙击手,也是小队的王牌,所有队员保护的对象,但来到这里后身边没有了他视之为生命的狙击枪,也没有了观察员的掩护,一切只能靠自己。

    这时六人脑海里都响起了一个萝莉女声,正式第九魔神派蒙大人:“欢迎来到山海搏兽丘,请玩家合理运用道具和地形,在毒圈完全覆盖前成为唯一的生还者。”

    不同于其他几个队友的惊慌,毕竟直接在脑海里说话这种能力太恐怖了,李易倒是接受很快,只要把这当成游戏,那就没什么好奇怪的。

    一听到毒圈两个字他其实已经知道这是要玩什么了,吃鸡,他当然玩过,在现实里李易是神射手,在吃鸡里照样是王者,只要大狙在手,他就有信心轻松杀掉所有队友,活着回到现实世界拿到奖金,毕竟佣兵团只有利益没有情意。

    然而让李易失望了,熊耳山里全是冷兵器和护甲,热武器徐异又不知道构造,造出来也只是根棍子而已,索性也懒得弄了,全冷兵器得了,想要玩远程,那就去找弓弩和吹箭去吧。

    李易显然运气并不好,捡到的第一件装备是头盔,这都不能算头盔了,就是工地上那种黄色红色的安全帽,这玩意有个毛线防护力啊。

    木头人宿体具有可塑性,会根据灵魂的形状而扩容或者缩小,像阿尔法小队里最壮的黑人大块头强森,他的木头人依旧是六人中体型最大的那个,他是战队里的强攻手,此时手里正拿着一根狼牙棒,外型虽然奇形怪状的,用着却出人意料的顺手。

    强森用力横扫,碗口粗的小树直接被一棒子打折,他哈哈大笑,乱七八糟的挥舞着,玩的起劲。

    “真是个没脑子的家伙。”阿尔法小队唯一一个女队员,小队的智囊毛妹伊莎贝拉举起吹箭到嘴边用力一吹,一根毒刺快速飞出,直接命中了大块头木头人。

    “哦,法克,谁,谁偷袭你爸爸!”强森瞪着双牛眼大吼大叫着四处张望,却没看见任何人影,只能愤怒的挥舞起狼牙棒一顿乱砸。

    伊莎贝拉皱眉看着强森的血条,这一下只打掉了十分之一,虽然毒素依旧在持续扣血,但降低的速度非常缓慢,这吹箭虽然是远程武器但伤害实在太低,果然还是得再找些装备再来开战吧。

    正在附近草丛里找装备的李易听到了强森的声音立马隐蔽了起来,在自己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尽量得苟着,强森在肉搏战上就是无敌的,没有枪在手李易压根不敢在强森面前露头。

    在山的另一边,沉默寡言的黑人杰克逊正躲藏在浮濠水旁边的草丛里,他没有发现武器,但他却将树枝掰下来充当临时武器,此刻他正在埋伏慢慢走近的白人约瑟夫,约瑟夫此刻装备非常不错,一把长枪,身上还披着木甲。

    杰克逊很有耐心,静静的等待着猎物上勾,约克夫一步步走近,殊不知危机已然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