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一次会面

作品:《创世从山海经开始

    企鹅帝国的效率是惊人的,张馨文很快就把昨天听马华升演讲的学生照片都摆到了他面前。

    此刻的老马刚刚从游泳池回来,年轻了将近二十岁的身体散发着属于中年人的活力,这感觉马华升已经多少年没体验过了,曾经那种走路都要人搀扶,空虚无比,动不动就咳嗽生病的身体,他再也不想拥有了。

    仅仅只是吃了一株不夭的?草就有这样的效果,那么不死树,不死药?乘黄吉良马呢?

    每当想到这里,马华升内心都如火山喷发般的火热,哪怕赔上整个企鹅,赔上整个世界,他也要求得那长生不老。

    商海沉浮近四十年的老马记忆力很好,当英招将徐异的样子传输进他脑海以后,他立马想了起来,那个昨天听他课的学生正是英招要他找的时空商人。

    凭借如今大数据网络,神州任何人在企鹅的掌控者马华升面前都没有隐私可言,他如果想查甚至能查到你每天吃了什么,看了什么,聊了什么,做了什么,买了什么,宛如透明人一般。

    马华升选出了照片中的徐异递给张馨文:“这个人,一个小时内给我查的清清楚楚,一丁点遗漏都不许落下。”

    “是。”

    马华升再一次走到昨天傍晚待过的阳台,只是这一次不再是日暮西山,而是朝阳初升。

    徐行在山海界改改弄弄了一晚上,虽然是以山海界为模板创造的世界,但有不少地方却要做人工调整,毕竟一本书并不具体,想要创造一个完整的世界还得参考许多后世的书籍进行增补删减。

    这项工作仅仅只是开始,可以预估只要徐异还拥有这世界一天,改动就永远不会停止。

    改着改着就忘了时间,就跟玩我的世界一样有趣,要不是派蒙提醒,他都忘了今天还要跟老马会面。

    现实里的时空商人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关系着两个世界的沟通与连接,所以务必要慎之又慎,徐异想过搞个人设出来,高冷风,高深莫测风,老顽童风等等,最后觉得还是不装了,多做多错,不做不错,原本怎么样,他现在还怎么样。

    ——————

    “哆哆哆。”

    “zzzz”

    “哆哆哆。”

    “zzzz”

    “哆哆哆。”

    马华升回头瞪视着张馨文道:“你确定徐异在家?”

    商界大佬的气势展露,压的张馨文心脏扑通扑通乱跳,气势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就是能感觉的到,在高官大商人身上尤为明显,这也算是绝魔领域中,灵力的一点粗浅用法。

    “咔嗒。”马华升身后的房门开了一条缝,中间有铁链子连着,防备意外发生。

    “谁啊?”徐异打着哈欠问道,他躺在床上想自己的人设,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睡得正香呢,却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惊醒。

    徐异在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过来开门。

    “徐异同学你好,我是马华升,昨天你还听过我的课呢。”老马身体力行的告诉了张馨文什么叫瞬间变脸,刚刚面对她的时候还板着张脸,压制着怒火,转过头就立马变成了个笑眯眯的和蔼老头,老板就是老板,果然深不可测。

    徐异瞪大了双眼,睁大了嘴巴,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捂着心脏后退几步:“您是,您是企鹅帝国的马总?”激动,震惊,欣喜,不可思议的情绪展露颜表,不得不说是真的浮夸。

    徐异连忙打开门链躬身邀请老马进门,于是马华升带着张文馨迈入了徐异家门,他打量着这间九十多平的房子,平平无奇,这个二十多岁刚刚毕业的穷学生,平平无奇,回想刚看到的资料,同样平平无奇。

    这样三平的人物真的是英招所谓的地球管理,时空商人那样的“神人”吗?

    “徐先生,我想咱们就开门见山吧,我知道您不是普通人,我需要您的帮助。”

    老马的直接倒是出乎徐异的预料,按照网文的套路不是应该什么小混混,美人计,金钱计等等的都上过一遍测试出他非凡人后,再过来交涉的吗?这么直接的吗?这是浪费他那宝贵的七点灵力啊。

    徐异典型就是网文看多了,老马可没心思搞什么试探,他现在只想快点完成英招交给他的任务拿到不死药,只有到了他这个年纪的人才知道时间的宝贵。

    年轻时用时间换金钱,老年时用金钱换时间。

    对马华升来说,如果徐异不是英招说的人最多是被骗点钱,他老马有的是钱,但如果真是时空商人,那正好,山海游戏就能立马启动,他距离不死药就更近一步了。

    既然马华升都开门见山了,徐异索性也不装了,脸上献媚的表情一收,坐到沙发之上与老马面对面直视。

    气氛突然有些凝滞,商海沉浮四十载的马华升心中也有些没底了,如果眼前真是那个时空商人,那么地球上的什么权势地位身份,在他面前都是浮云,甚至他一个不高兴把自己抹除都有可能。

    因为突然的安静让马华升脑子里出现了乱七八糟的幻想,这两天经历的事情属实过于离奇,由不得他不产生敬畏之心。

    半响,徐异眼睛动了动,他微微朝张馨文瞟了一眼,马华升秒懂,“小张,你先出去吧。”

    “好,好的,先生。”张馨文连忙跑了出去,这里的气氛太过诡异,她这十年来跟老马一起面对过多少大官大商人,从来没有像如今这般,仅仅是站着就汗流浃背的,这可还没到夏天呢。

    等张馨文出去,马华升再次开口了:“徐先生,是英招神让我来找您的。”

    “哦。”徐异邪魅一笑,整个人瞬间消失。

    马华升惊的一下站了起来,虽然已经接受了这世界有超凡的存在,但知道和亲眼见到完全是两个概念,一个大活人在你面前突然消失,你还能保持镇定吗?

    这时一只手从背后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力道很重,马华升顿时整个人一颤,耳边传来了韵味难明的声音。

    “?草吗?怪不得。”

    “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