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汝欲长生否?

作品:《创世从山海经开始

    傍晚,夕阳即将落入湖面,晚霞将天空晕染成了橘红色,这在神州古时候叫做海天霞,马华升站在阳台上静静的欣赏这美的不可方物的一幕,心中不由感伤起来。

    如此美丽的夕阳,不知道自己还能再看几次。

    孔子曰:“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而马华升已经八十七了,从三年前开始,他便感觉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到了今年,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等不到2020年的春节了。

    回想自己过往,人到中年才开始经商,奋斗了十来年总算是小有资产,没想到股市一夜倾家荡产。

    当时已经六十多岁的马华升曾想过一了百了,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重新白手起家,二十年风风雨雨,如今他已经站在了世界之巅,企鹅帝国在游戏社交领域堪称天下无敌。

    马华升还有很多的目标,还有很大的野心,但岁月不饶人,三年前的那场会议,前一刻还意气风发的指点江山,后一刻却尽显疲态和虚弱。

    从那一刻开始,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快死了,终于放下了曾经视之为生命的权利,培养起了接班人。

    这次的江南大学演讲也是因为他想再看看曾经自己度过四年美好时光的地方,看看那些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后辈们。

    “先生,该吃药了。”助理张馨文将刚刚煮好的中药端到了马华升边上。

    “吃了又有何用,既不续命也不延寿,平白尝一苦尔。”

    张馨文知道此刻正是马华升物哀的时候,也不打搅,静静侍立在一边。

    过了十来分钟,老马终于回神,张馨文立马将温度适中的药递了上去,马华升一饮而尽。

    “苦,真苦啊,就像这人生。唉~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是,先生。”张馨文听话的离开了马华升的房间。

    马华升入住的地方并不是徐异想象中的白金汉宫,希尔顿这些高端酒店,而是杼秋著名的景点灵山旁的疗养院,就在太湖边,老马身体每况愈下,于是张馨文便订了这儿。

    太湖疗养院地处太湖岸,北靠灵山,风景秀美,房间奢华,最主要的还是老马所住的豪华帝王房医疗设备齐全,专业医生每晚值班,随时可以应付突发状况。

    张馨文跟了老马快十年了,从十八岁开始跟到如今二十七,是老马最满意的助理,也正是因为她能明白老人家的想法,所以老马才一直不舍得将她外放出去。

    如今也是时候让张馨文动一动了,跟了自己十年,耳濡目染下完全能胜任企鹅公司任何岗位,这次回去就给她安排个副总吧,也不浪费人家小姑娘最好的十年。

    马华升就这样想着想着便进入了梦乡,老人家都睡的浅,没多久就因为光亮而被惊醒,入目的是蔚蓝的天空,清澈明亮,比他在国外感叹过的天空还犹有过之,这里空气清新,深吸一口气,仿佛体内被净化般的舒适。

    马华升从地上爬起,这才发现自己正处在半山腰的一块平台之上,向上看去,山高不见顶,没入云深处。

    向下俯视,几乎看不到大地,完全被绿色的森林覆盖,连绵直到视线的尽头。

    “这里,到底是哪?”

    ——

    “凡人!”一道威严的声音自天上而来。

    马华升仰头,只见一匹长着翅膀的斑纹马儿飞在空中俯视着自己,从它那张人脸里,马华升看到的是漠视以及一丝不耐烦。

    “你是什么?”

    飞马鼻中喷出两鼓白气:“吾乃英招,司帝之平圃,徇于四海,至此传帝旨也。”

    老马楞了片刻,当然不是听不懂,毕竟出生在建国前,古文还是学过的,主要是英招这名字有点熟悉,这不是山海经里的神兽吗?

    虽然感到震惊,但沉浮商海半辈子什么人物没见过,很快便镇定了下来问道:“帝,有何旨?”

    英招对于马华升的沉稳显然高看了一眼,继续开口道:“帝曰,欲长生否?”

    听到这句话本来沉稳的老马顿时颤抖了起来,长生啊长生,他这个年纪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除了长生他还有什么渴求的呢。

    如果,如果这真的是山海经世界,那这里面肯定有长生之法,号称不死树的甘木,帝用来练不死药的栾树,乘坐分别能增寿一千年和两千年的吉良马和乘黄等等神乎其神的物种。

    当然老马也不是没有怀疑过眼前这些的真实性,但在寿命这条千古帝王,商界巨头,普通人都殊途同归的道路上,马华升怕了,他怕死啊。

    所以当长生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肯接受,哪怕是出卖自己的尊严,全人类利益!

    马华升扑通跪地涕泪横流着向英招叩拜道:“求帝赐我长生!”

    英招难得的流露出了紧张的情绪,眼前这人可是地球商界顶级的大佬,跺跺脚地球都要抖三抖的存在,现在居然跪在自己面前,这让徐异不禁咋舌,果然长生对这群社会顶层的老不死就是好用,他相信让那位六十年的太子把老娘的王位拿出来换不死药,同样不会拒绝,从古至今又有几人能拒绝长生呢?

    没错,如今这只英招就是徐异假扮的,为了扮好这只神兽他可是事先排练了无数次,把作为神的高傲,蔑视及不屑和不耐烦表现的淋漓尽致,哪怕去竞选影帝也丝毫不虚。

    为了准确把握住马华升的想法,他还将派蒙带上实时翻译老马心中的想法,这才能在最恰当的时候一击击中马华升的软肋,让他屈服。

    “善。”英招点点头,飞到马华升近前,马蹄轻点在他的额头,将需要他做的强行灌注进去。

    “此为?草,食之不夭,若欲长生,观汝作为。”说完双翅一扇,冲天而去,表现出了他在这地方一刻都不想多待。

    马华升看着手上这株翠嫩的小草,上面还挂着一颗白色果实,他心下一横,猛的往嘴里塞,生怕慢了就会消失。

    ——————

    有草焉,其状如蓍(shī)而毛,青华而白实,其名曰[艹狼]通?,服之不夭,可以为腹病。

    ——中次七经苦山山系大騩(guī)之山

    译:大騩山中有一种草,形状像蓍草却长着绒毛,开青色花而结白色果实,名称是[艹狼](草字头下面一个狼字,没带就是左右结构)。人服食了它就能不夭折而延年益寿,还可以医治肠胃上的各种疾病。